閒暇的時候到山裏面走走,無論哪個季節,山景都是美的。

  春天,山還睡著,雪安靜地伏在地上,就等春日的暖陽來把自己融化,因為有樹,雪化得有些慢,有些矜持,仿佛是個美麗的人,正與偉大的太陽捉著迷藏,光芒還有些冷,有些涼,也許是黃黃的葉子沒有了綠色的滋養,缺少生命的痕跡,也許是粗糙的枝椏沒有了蓬勃的生機,缺少大海的力量。

  總之,春天的山林是落寞的,只有皮靴踩在雪粒子上咯吱咯吱的聲響,已經三月了,雲彩都柔軟了,風兒都溫和了,怎麼,還未見春天的草芽兒,山林裏還是冬天的模樣,樹懂得春的心,慢慢地綻放自己的芽兒,等待一個美麗的契機,黃葉像一個憔悴的婦人,打著旋,搖擺著,也許小綠芽在萌發吧,還沒有花朵,卻已經有俏麗的蝴蝶在飛舞了,那嫩黃色的蝶翼蠻有春意的,而且是兩只,上下舞動,比最美麗的舞者還要靈巧,蝶兒是大自然最美麗舞姿的表演者啊,古人是看了它們才會舞蹈的吧,不然,怎麼會有那麼靈巧的動作,那麼柔軟的腰肢,那麼動人的心呢?

  兩只在春天的山野裏跳舞的黃蝴蝶,那麼輕盈的飛翔,那麼自由的向前舞動,是在尋覓芳香的花兒嗎,是在炫耀自己的美麗的姿態嗎,古人是這樣形容的:白雪卻嫌春色晚,故穿庭樹做飛花。這兩只蝶兒是埋怨春光太懶惰,故意在灌木叢裏上下翻飛,來迎接這個美好的季節嗎,山林裏最有思想最有智慧的小生物原來是蝴蝶,不是樹。多可愛的小生靈,給人的是美麗,無論誰看到它們可愛的模樣,心情都會亮麗起來,真是春天的精靈!

  夏天的山林是茂密的,炎熱的,充滿活力的,你在夏雨瓢潑的時候進過山林麼,到處都是濕漉漉的,碰到哪里都是水珠,一點也不想穿雨衣,就想在雨季的時候感受山林的饑渴,在雨中的山林裏自由地穿梭,感覺清爽的涼意,感覺每一個毛孔的輕鬆,怎一個爽字了得!我餓了,發自靈魂的饑餓感糾纏著的滋味就像樹渴了,你知道渴的感覺嗎,葉子懨懨的,耷拉著尖尖的葉梢,一動也不想動,忽然間,雲彩明白了樹的心,滴了幾點雨,是喜歡下雨嗎?

  葉子點了點頭,嘩啦啦下雨了,讓夏天的暖洋洋的風刮起來,讓沉悶的山林活起來,就像小蝌蚪在泥潭裏飛魚一樣穿梭,雨點來了,豆子一樣的大小,真是過癮極了。劈裏啪啦地敲打在許多樹葉上,就像在慶祝一個狂歡的節日,你不想加入嗎,松樹沉穩地問你:我來了,怎麼慶祝知道嗎?知道,就是在山林裏奔跑,知道像什麼一樣奔跑嗎?像獵豹一樣奔跑,甩開長臂,邁開大步,肆無忌憚地跑,每一棵樹都不會嘲笑你的醜陋的姿態,每一朵花都不會在意你的不同尋常的放肆,因為它們理解你,知道你的老心又活了,青春的感覺重新回來了,你喜歡我的山林嗎?想像我一樣硬硬地表達嗎?那就一定要在夏天第一場雨降臨的時候來林中奔跑,喊叫,樹和花朵,我來了。

  秋天的山林是樹的花園,你們知道每一棵樹都能開花嗎,它們開花的季節就是秋天,比菊花還要燦爛的花朵見過嗎,整棵樹都在開花,就是樹的葉子呀,繽紛的色彩不是花朵嗎,我們說大自然鬼斧神工,其實自然是非常女人的,她輕輕地呼吸一下,樹就開花了,什麼色彩的,當然是紅色,黃色,最燦爛的綻放,最迷人的色彩,最炫的一種表演了,秋天的山林就是色彩的盛宴,你去欣賞過嗎?

  冬天的山林是悠閒的,山會散步。它等著每個遊人去呢!這是我的山林,我的迷人的山林。